中美貿易戰對中國有哪些影響,應如何應對?

2018-03-23 14:00 來源:互聯網

“公元1500年前后的地理大發現,拉開了不同國家相互對話和相互競爭的歷史大幕。五百年來,在人類現代化進程的大舞臺上,相繼出現了九個世界性大國,它們是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德國、日本、俄羅斯和美國。大國興衰更替的故事,留下了各具特色的發展道路和經驗教訓,啟迪著今天,也影響著未來……”

在2018年3月23日的今天,特朗普政府宣布,將對每年從中國進口的價值500億美元的商品征收關稅,并限制中國對美國科技產業投資,一場中美之間的貿易戰爆發在即。

貿易戰一旦爆發,具體以哪種形式體現?對中國經濟有哪些影響?對哪些行業或企業影響最大?仔細研究這些問題,做好“應戰”對策,方可爭取主動權、防范貿易風險擴大。

國內行業誰利空?誰利好?

從中國方面來說,中美貿易戰一旦出現,短期內難免會給中國經濟增長和勞動市場穩定帶來直接的負面影響,2016年,中國對美商品出口占中國商品總出口的18%以及GDP的4.4%。對美商品出口不僅集中在傳統的勞動密集型產業上,如玩具、家具、紡織的對美出口均占該行業全部出口的三分之一左右,并且隨著中國制造業的升級,資本密集型產業如電子機械等對美出口也大幅增加,出口量趕超勞動密集型產業。

除此之外,還有哪些行業會收到影響?

金融業:A股承壓 避險利好

直接投資方面,過去十年美國對華的直接投資占中國全部FDI的3.3%,十年內美資在華企業雇傭人數累計超過100萬,中國主要出口商品中在其他幾大出口國所占的比重已相當之高,進一步提高出口比例和市場占有率的空間極其有限最后,估計難以找到美國市場的替代市場。

平安證券認為,中美貿易戰升級還會對中國金融市場帶來波動。

比較受貿易戰影響較大的A股板塊(申萬二級)市值占比,可以發現化工(含塑料橡膠)、機械、有色金屬與非金屬礦制品、電氣設備、家電、鋼鐵及紡織服裝(含鞋類與皮革制品)等板塊市值占比均超過1%,家具板塊市值占比為0.5%,各行業總市值占比為21.1%。

若以市值來衡量板塊對整個市場的影響系數,則美國在化工(含塑料橡膠)、機械、有色金屬與非金屬礦制品、電氣設備、家電、鋼鐵及紡織服裝(含鞋類與皮革制品)等領域開打貿易戰,除了會給相關板塊帶來利空外,還會對中國的整個股票市場產生顯著影響。

廣州萬隆認為,短期內指數承壓走弱的可能性較大。如果空頭加碼打壓出現大級別恐慌跳水,那么獨角獸概念股也會出現強勢補跌,所以當前參與概念炒作的投資者要多留一個心眼。而沒有吃到這塊蛋糕博弈其他題材的投資者也不要急于抄底,更不可一下子把倉位打滿,暫時以控制倉位和防范風險為上。

但與此同時,風險偏好下降,對于黃金、債市等避險產品來說則是利好。截止昨日11點,倫敦金較開盤時上漲近10.7美元。

農業:從中國反制行動中受益

中國擬對美進口產品加征關稅清單中,暫定包含7類、128個稅項產品。按2017年統計,涉及美對華約30億美元出口。第一部分共計120個稅項,涉及美對華9.77億美元出口,包括鮮水果、干果及堅果制品、葡萄酒、改性乙醇、花旗參、無縫鋼管等產品,擬加征15%的關稅。第二部分共計8個稅項,涉及美對華19.92億美元出口,包括豬肉及制品、回收鋁等產品,擬加征25%的關稅。

豬肉產品關稅大幅提高,不僅讓股市的豬肉概念板塊大漲,對于經營生豬養殖的企業來說,也是實在的利好消息。此外,部分水果種植戶,也將從關稅提高中受益。

家具行業:產出規;蛳陆15%

家具、電子產品、紡織服裝、皮革制品和電器設備制造,這幾個行業的毛利率幾乎全部低于45%。

因此,如果美國征收45%關稅,對美國的出口或將大多甚至全部停止。其中家具行業受影響最嚴重,產出規模下降15%,另外三個行業產出降幅也將超過5%。

高新產業:將受到一定的沖擊

中國對美國在技術進口以及融資上也有一定依賴。例如,中國進口的許多高科技產品,關鍵技術只有美國持有,一旦美國停止此類核心技術的對華出口,可能會對中國的產業供應鏈產生沖擊。例如,因特爾和AMD在個人電腦CPU使用中非常普及,中國手機絕大多數亦安裝GPS全球定位系統,一旦爆發貿易戰,中國在尋找此類技術的替代時需要一定時間。

中信證券固收研究團隊認為,此次貿易戰背后的原因:既有特朗普的政治訴求,也有限制中國高新技術行業發展的目的,相關的產業會受到一定的影響。

今年2月28日,特朗普政府發布《2018貿易政策綱要暨2017年度報告》,其中稱,“要確保美國在研究和技術方面的領先地位,保護美國經濟免受不公平獲取我們知識產權競爭對手的影響。對此,美國(對中國)發起301調查以阻止中國通過不合理及歧視性措施獲取(美國的)技術與知識產權”。

知識產權之爭,技術密集型行業受影響最為嚴重。而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的羅伯特 萊特希澤透露的消息印證了這一點,其提到此次關稅的征收對象包括航空、現代鐵路、新能源汽車以及高科技產品等。近年來我國的高新技術進一步發展,在高壓輸電、高鐵、可替代能源汽車和超級計算等領域都處于優勢地位。但就我國的高新技術產業而言,在現階段還需要廣闊的海外市場,如果此次中美貿易戰進一步發酵,我國的高新技術行業將受到一定的沖擊和影響。

國內企業面臨的動蕩

行業的動蕩必定也會影響國內的很多企業,特別是與美國有緊密經濟聯系的企業。

根據美國展開的“雙反”調查,此次中美貿易戰中受損的除競爭激烈的鋼鐵行業外,還有電子設備行業和機電業,而中國的電子產品不僅在出口產品占比中名列第二,也是出口到美國的產品種類中屬對政策敏感度最高的,所以此次貿易戰的打響很可能為中國的各大知名電子企業帶來較大的動蕩。

鋼鐵企業

上海寶鋼、首鋼、鞍山鋼鐵、武漢鋼鐵等知名國企和上市公司。

3月21日,中國鋼鐵企業應對美國337調查(是指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依據美國《1930年關稅法》第337節的有關規定,針對進口貿易中的知識產權侵權行為以及其他不公平競爭行為開展的調查,裁決是否侵權以及是否有必要采取救濟措施的一項準司法程序)全部勝訴,可謂避開了中國鋼鐵行業的一場大危機,但在剛松口氣的同時,隨之而來的貿易戰又再次讓鋼鐵行業陷入復雜的局面。

化工企業

中國石油化工集團、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中國海洋石油、中國中化、萬達控股、上海華誼、榮盛石化等知名國企和上市公司。

化工企業與鋼鐵企業常常被同時提及,而在這次中美貿易戰中也不例外。不過相比鋼鐵行業,化工企業受損程度稍次,且對政策的敏感度在出口行業中也不及電子產業。

紙制品企業

晨鳴紙業、福建恒安紙業、廣州維達紙業、廣東中順紙業等。

紙制品在國內的驟然提價各位消費者都有目共睹,而平時生活中所用的“清風”、“心相印”、“維達”、“潔柔”等知名品牌均出于以上幾家知名企業。相對紡織類和農產品的出口,紙制品的出口相對不利,但由于行業敏感度較低,所用負面影響有限。各大紙制品企業或需調整政策或需轉型來應對難關。

服裝企業

雅戈爾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紅豆集團有限公司、海瀾集團公司 、杉杉集團有限公司。

服裝行業在我國出口行業中占比靠前,但在此次中美貿易博弈中因行業敏感程度高而備受關注,出口前景較為嚴峻。

中國貿易戰多帶來的也不完全是負面效果,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我們也可以把這件壞事變成好事。長期以來,中國出口美國的產品,大都是勞動密集型產品和低附加值產品,由于勞動力成本的關系,這類產品的確容易對美國同類企業產生沖擊。中國企業完全可以借此契機,通過技術升級和轉型,提高知識價值和產品科技含量,使得企業產品的競爭力不再只靠價格,這對中國企業的長遠發展來說,未嘗不是件好事。

軍工企業

中核工業、中核建設、航天科技、航天科工、中船工業、中船重工、中國電子等,基本屬于中國十大軍工企業,為國有企業。

貿易戰對軍工企業的利好一定程度上是建立在對貿易博弈或外交關系的悲觀預測上,但不可否認貿易上的沖突升級會為軍工企業帶來商機。

新能源企業

無錫尚德電力控股有限公司、比亞迪汽車股份有限公司、華銳風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等。

新能源被看好的情況像是對貿易戰壓力下激發出的“智造升級”的樂觀預測。新能源涉及范圍較廣,像光伏產業、風電產業、太陽能產業、核能產業等都是熱門項目。

中國將如何應對?

有相關專家分析稱,中方可能將反擊的目標鎖定在美國對華出口中占比較大的農產品上,比如大豆,也可能對來自美國的汽車、飛機等高科技產品進口加征關稅。實際上,中國商務部已經有所行動,3月22日,商務部發布公告繼續對歐盟、美國和日本進口相紙征反傾銷稅。

這個時候專家和商人們是怎么想的呢?

管清友(知名經濟學家):

特朗普總統和美國政府對多國發起貿易戰,這只是開始,不是結束。2008年金融危機以后,美國對華也有類似行為,那是個案,是戰術行為。這一次是系統性的戰略行為。

對中國的“遏制”,從90年代末開始,美國就試圖進行?上б驗2001年911事件引發的全球反恐而“流產”。中國加入WTO,美國也沒有想到中國成為“世界工廠”,進而成為全球化最大的贏家。全球化是會逆轉的,這要看對誰有利。二十年前的預言,在十年前成真。

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美國“遏制”中國的戰略緊迫性空前強化。特朗普總統不過是順勢而為。即便是希拉里上臺,這個戰略也不會改變,甚至變本加厲。對此,我們要有清醒地認識。

有以下原因讓我們擔心新冷戰時代來臨:

首先,全球進入新時代。強權人物接連登臺,美國、俄羅斯、德國、英國、日本等等,有些連續執政,有些風格鷹派。強權人物的特點是雄才大略,不會按常理出牌。你不能按照你對政治家的一般化的模型去理解。貿易戰引發全面的國際斗爭,在一戰和二戰時已顯露無疑。

其次,長期寬松造成全球分化。金融危機后的寬松貨幣政策正在轉向結構性改革。但一些國家內部改革很難看到希望,其國內社會撕裂十分嚴重。做不大蛋糕,就必然到外面搶蛋糕。

再次,從貿易戰到意識形態戰。上一次冷戰的根源在于意識形態,演變為兩種社會制度的競爭。這一次,從十分決絕的貿易戰,是否會演變為意識形態戰,尚未可知。如果是,那將不可收拾。

趙國棟(全球宏觀投資人):

這件事情影響巨大,可以說中美貿易戰打響了。世界兩大頭號經濟體打架,影響不是一點半點兒。

限制中國企業的投資和并購,無異于斷了中國市場換技術的路。別的行業不知道,至少中國的大數據行業,總體看來依然是,中國的應用如火如荼,但技術創新確是美國公司更勝一籌。雙贏的結果自然是中國公司去硅谷并購小型科技公司。這些小型科技公司也樂于打開中國的市場。特朗普看樣子鐵心要斬斷這條路。

還好,中國剛剛成立國家移民管理局,既然投資收購企業不行,那就開始搶人吧。北京剛剛出臺了引進人才的管理辦法,看樣子不光搶華人,各國牛人,硅谷牛人都得搶才行。移民管理局有事情干了。

增加關稅的幅度不是之前特朗普要價的45%,是25%。這也夠受。特朗普這手,真的是逼迫中國產業轉型、逼迫中國經略非洲啊。還好,中國對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對外一帶一路的戰略,都是降低依賴美國的勝負手。應該說早有準備,但是畢竟都是在路上。而且中國黨政軍群機構正面臨大調整,特朗普這個節骨眼,開啟戰端,的確不好受。

但中國一向辯證看問題。特朗普的狠招,其實是在加速中國當前的各項進程。正如建國之初千頭萬緒百廢待興之際,美國強加在中國頭上的朝鮮戰爭一樣,加速中國的運轉,以朝鮮戰爭為中心,迅速完成國內、國際力量的整合,重組。代價就是各界都得勒緊腰帶,過陣子苦日子。我想這次也不例外。

至少,特朗普此舉,讓大家明白了一個道理。不能指望美國了,不要眼饞美國的技術了。在制度創新上,邁出更大步子,在科技創新中,能用自己的就用自己的。用更開放的措施,更包容的心態,網羅了各國人才,那就贏了。

熊鵬(全球宏觀投資人):

對于全球風險偏好而言,所謂戰爭,一定是至少 two sides,如果我們沒有看到另一方強有力魚死網破的還擊,那么,這就不是戰爭。既然不是戰爭,那么就會有讓步和協商,正如我反復強調的,鋼鋁只是為了區分誰是朋友誰是敵人,F在川普政府的決策基于:

1、北韓想象的勝利帶給他們的美好感受,覺得這種打法還會有效;

2、他們對中國做了大量研究,做了一些準備,也準備好了談判籌碼。第一步可能是天然氣的對華出口;

3、比較難預測的是中國如何反擊?今天早上商務部的表態只是象征性的;如果堅持這個態度,那么后面就是大量談判的工作。不過現在的談判對手會是非常非常認真的了,以前靠糊弄和拖延的戰術不再有效。

4、市場沖擊結束的標志很可能是某種方式的和解。但這種可能性不大,F在來看,更大可能是用時間來充分消化,不過這個對交易是最不好的,意味著很長一段時間處于區間震蕩行情。最后市場會意識到,原來,這一切也沒有想象那么壞。

5、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非常難以評估,利好利空都有。如果要我說,那我就說50:50。

6、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影響并不大。

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是躲不過去的。

曹德旺(福耀玻璃董事長):

曹德旺日前在公司業績發布會上說,中美兩國貿易差額來源于美國國內有需求但他們又不生產,所以才會買中國的商品,美國不是在救濟中國,“美國加征關稅的話,征多少都無所謂,20%不夠就40%,50%我也支持,但我有一個底線,就是不賺錢的買賣我不做。只要美國國內仍有需求,增稅就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他說。

延伸 · 閱讀